杭州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行情

朵米阅读网她比黑夜更疯狂辛辰季霆小说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7 18:39:18

朵米阅读网她比黑夜更疯狂辛辰季霆小说

邻居阿姨要给我介绍对象,海归二代,推脱不过,我便见了;

对方问我甚么职业,我只说是自由职业,却没说具体的。

见我有所隐藏,对方笑笑,便没有再说话了。

一个女孩子,没有工作,却有一栋别墅,两套位置极好的公寓。

我知道,在他那混浊带着纵欲过度的眼袋里,不过觉得我要不然被人包,养过,要不然做的是“卖肉”的活儿。

彼此都没有聊下去的欲,望,吃了饭便分开了,连个微信也没留。

的确,我干的确切不是什么能拿的上台面的工作,我是一个S,M调,教师,尽管这职业是被逼而至,但坦白说,我庆幸自己做了这个。

我的故事说起来挺像小说的,故事要从我那个“外来娘”说起。

在我不懂事的时候,村里的人将类似我妈这一类来自“外面”的人称作外来户。

从我和mm出身起,我妈就不怎么喜欢我们,也很少和我们说话,但她偶尔却会笑着欢迎我爸的不同朋友,呆在房间里一晚,第二天再送那人离开。

五岁那年,我妈跑了。

可惜没过两天,就奄奄一息被抓回来了。

伤好以后,每晚都有不同的男人来我家,有时候甚至一次四五个。

我和妹妹好奇我妈到底在和他们做什么,有一次大半夜就下楼偷看。

房间里,我妈被一丝不挂的吊在中间,身上绑着插着各种奇怪的东西,整张脸狰狞的扭曲着,那些男人在我妈身前身后来来回回动作着。

我和妹妹懵懵懂懂的看完了,看他们穿衣服回去,我们赶紧离开了。

直到我妈生日那天晚上,我和妹妹做了蛋糕去她房间找她,看到一群人拿着栓狗的链子拴着我妈的脖子,时不时的勒的我妈拼命挣扎,身后的人不断那皮鞭抽打着不着寸缕的她,屁股后背到处都是鞭痕。

mm吓得躲在我怀里颤抖1晚。

第二天放心不下,早上我将燕窝粥递到我妈嘴边,我妈张嘴吃了,吃着吃着看着我就哭了,抱着我嚎啕大哭。

长这么大,第一次我妈抱着,我莫名的开心。

那天以后,我妈就变了,变得和我和妹妹亲近,她教了我们许多东西,给我讲了外面的世界,并且告诉我们,一旦有机会一定要离开这里。

在燕王村,女人是没有资格出去的,私自离开的人都会受到惩罚。

我问我妈,她和那些男人在做甚么,我妈说那些人在侮辱她,我在我妈眼里看到恨意。

我爸是副村长,他也是有名气的人物,而燕王村女人所有的吃穿用度都是统一发放;

作为他的附属品,我和母亲、mm得到的自然都是最好的。

我妈说,燕王村富可敌国,这里的人吃的用的,许多西一件就抵得上外面的人十年的收入。

我妈说,这里的女人看似享受了世间最好的物质条件,实际上一个个连猪狗地位都不如。

我不知道这个概念,只知道,在这里女人就是伺候男人的——给所有男人当佣人,顺便延续后代,只有生了男孩的女人才有资历只伺候自己老公一个人。

到了十五岁,我们便会被送进燕王村的专属“教育机构”。

我妈看我的样子叹了一口气。

我万万没想到,在我十三岁的时候,我妈用生命的代价告诉我作为一个女人真正的意义。

那一年,我妈又跑了,临走前她告诉我和mm,无论产生什么,都要忍耐,小不忍则乱大谋;

这一次我妈又被抓回来了。

当着全村所有人的面,我爸拿着占了辣椒水的荆棘把我妈活活打死了,并且告诫所有女人,离开的下场只有一个。

火光映照了我妈血粼粼的身体,接着被扔进养狼的笼子里撕扯成碎片。

我惊骇、大哭、失望,却被一个阿姨按趴在地上,妹妹吓晕过去了。

我和mm被带了回去,晚上我听到父亲和外面那些人商量,要把我和mm提早送到那个“教育机构”。

我妈曾经对我和妹妹说过,那是个吃人的地方,让我们用尽一切办法不要进去那里。

于是,我拿出硫酸,让mm咬住毛巾,把mm的脸给毁了三分之一,正要毁了我自己的时候,我爸进来了,我们这点手段他立刻就明白了。

一脚就把我踹到墙上去了。

第二天,我被提前送到了那个吃人的“教育机构”,我爸威胁我,如果我没有拿到优秀毕业,就像弄死我妈那样弄死我mm。

“送来个这么小的?但身子发育的倒是不错,这脸……和前天被打死那个外来户这么像?”

我被领到一个叫刘哥的人面前,刘哥上下把我打量了一番。

领我的女人在刘哥耳边叽叽咕咕说了甚么,刘哥目光生辉,说我以后肯定是个好苗字。

“乖点,就少受点苦,你那个妈的下场你看到了?”

我先冲上去就骑在刘哥身上打,刘哥一脚就把我踹翻了,肚子疼得我动也不敢动。

我的头发被拉扯起来,“看样子挺桀骜不驯啊,可却是个蠢货,我要是你,现在就夹起尾巴做人。”

刘哥没有惩罚我,但晚上我去看到了妹妹被打的视频,妹妹被我爸拿皮带用力抽着,是不是抓着她的头往地上撞,mm哭叫的撕心裂肺。

我跪在刘哥面前,说我以后一定听话,求他找个大夫给我妹治疗。

“第一次见求饶这么淡定平静的,有意思啊。”刘哥饶有兴趣的看着我,然后挥手让我回去了。

意想到他答应了我,我就放心了。

我翻开了母亲给我偷偷留下的日记本的第一页。

燕王村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贩子聚集地,那些全国各地的被拐卖的人被断了胳膊腿,到处乞讨;在这里三观毁灭,人心扭曲,女人只是延续后代的畜生;这里的男人,几乎每一个手上都沾有人命,或许这辈子我再也没法逃出去了,只希望爸爸有朝一日,能将我的孩子们救出去。

——《外来娘的日记》

我被脱光衣服站在一个屋子里,屋子里又两男一女,他们不带任何感情的打量着,给我身体各项数据进行评估。

“这胸有点小,需要改造一下不?”唯一的那个女人问道。

“十三岁,这不算小了,而且年龄现在也小,等再大点,这胸绝对了不得。”绿衬衫男人说出自己的意见。

最后白短袖男人拍板决定——“假的哪有真的抓起来带感,我们那些客人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。”

因此,我逃脱了小小年纪被隆胸的结局。

“这身体还真是随了那个女人,真他妈骚啊,我去玩过一次那女的,那副身体真不是盖的,老三那玩意刚放进那女人嘴里就射了!”

我死死的抠着手心,让自己忍住不去战栗,我还要保护妹妹。

第三天,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度过了。

这里的课程就如我妈日记里说的那样,教你怎样做畜生。

在这里没有所谓固定的课程,你每节课唯一要做的就是听话,每节课的内容大部分都是“现场学习”。

我的第一节课是人体盛,他们说趁着我年纪小还没被破身,不要浪费了。

于是我每天被洗两三遍,然后一丝不挂的躺在特殊的桌子上,任凭他们在我身上摆满各种食品给不同的客人享用。

而我需要做的就是保持微笑,和眼光妩媚动人,为了练习这个眼神,我面对屋里的两个男人三天滴水未进,教导我的人说,他们什么时候能在我眼神下硬起来我什么时候你才能出去吃饭。

第一天我盯着他们看,他们嘲笑我说眼珠子要瞪出来了。

第二天我站在他们面前,两章不耐的脸,让我很没有自信了,第三天我甚至都不敢看他们那嗤之以鼻的眼睛,我完全被当做空气了。

第四天我要被饿的全身无力只能靠在墙上的时候,刘哥派人来告诉我,如果我五天只能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为燕王村做贡献,就砍断我妹妹的腿,让她去乞讨赚钱。

我拼命摇头,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,我无助的看向四周,此时正好有人给那两男人送饭,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上去抢走了一碗饭拼命往嘴里塞,身后的人骂骂咧咧的踢我,可我就是不松手。

啪!

火辣辣的疼痛从后背传来,皮带打在我身上啪啪作响。

“艹你妈,也不看你有没有命吃东西,我抽死你!!”

我清楚地知道,再不吃点东西,我任何事情都做不成,后背越疼,我吃的越大口,动作麻痹到连眼泪啥时候流出来的我都没感觉。

终于把最后一口塞进嘴里,我被踹到墙上,嘴里的饭也都喷了出去,不知道下一顿饭是什么时候,我忙趴在地上将那些米饭都添了干净。

“呕!真他妈恶心,吐出去了还能吃进去,刘哥这次怕是走了眼。”其中一个男人对我吐了一口,吐在了我正要吃的饭上。

看我真要去吃,不知道谁又把我踹到远处。

嘴里一口饭呛的我喘不过来气,周围又没有水,氧气越来越稀薄,我对着自己胳膊就咬了下去,然后拼命的吸着。

“这贱货和他妈一样,真他妈的狠啊对自己,敢喝自己的血!”

旁边两男人瞳孔缩了缩,诧异的看着我。

好不容易就着血把我嗓子里的东西咽了下去,我才惊觉全身都疼,疼得撕心裂肺。

我缓缓扭头看着那两人,一边舔着我下巴上的滴血。

顶着浑身鲜血淋淋支持着站起来,然后我抬起手腕……

将还在流血的部位一点点的……舔舐吸允的干干净净,从头到尾,我眼光嗜血,从未离开那两人。

拿起一根皮鞭,我套在一个人的脖子上,那人居然没有反抗。

我用力将那人头拉低,抵着那人额头——

“虽然,我现在还没有气力,可以任人宰割,但只要我活着——总有一天会让你们给我当狗。”

在那人的瞳孔里,我看到我带着火焰,妖媚又俾睨的眼睛,我自己都看怔了……

做好被狠狠收拾的准备的时候,我竟然过关了。

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起了生理反应。

那时起,我的认知里好像开启了某些懵懂又疑惑的东西,这些东西成绩了我后来的调,教师之路。

出去以后,刘哥对我我的重视多了一点,给我找了医生,但也不轻不重的警告了我——

“你是个能忍的,但我也希望你是个聪明人,如果你有能力反抗这里,那是你的本事;就怕有一天自以为是过了头,让自己万劫不复。”

在那里,我当人体盛了一年,除被那些人嘴手上沾了点便宜外,并没有任何损失。

从小见惯了我妈被男人那样对待,看多了我爸和不同的女人发生关系,我其实不觉得身体是什么珍贵的东西,我也不能理解那些男人见到女人身体强烈又宛如野兽的反应。

第一次服侍他人的时候,那人盯着我身体看了又看,拿着热水就泼在了我大腿上,看我没反应,那人我伤口上又倒了一坨辣椒酱。

我硬是一动不动,作为人体盛,不经指挥乱动会受到很狠毒的惩罚。

事后刘哥就给我升了等级,还给我发了奖金,那是我一次见到钱,女人在燕王村是不需要钱的。

也因此,我成为最长的人体盛,一年。

在这之前,最长的人体盛女孩只有四个月。

在这里表现好也是有嘉奖的,但我打算都留给妹妹。

十天后,刘哥说来了一个特别重要的人,让我用心点,这个客人招待好了让我见mm一面,如果出了问题,倒霉的就是我mm。

那天我被里里外外洗了三遍,才被承上去,包房异常的大,燕王村几个重要人物都在里面,包括我爸!

惋惜我爸只扫了我一眼,就笑着赢向主位村长旁的另一个男人。

“季总,这是本地的特色,给您呈上的都是最好的,希望您在这有个愉快的旅程。”

当了人体盛这么屡次,对于吃饭的男人们我早就不关心了,也很少会去观察他们任何一个,但此事事关mm,我用余光扫了那季总一眼。

这个叫季成风的男人和那些我见过的脑满肠肥的男人们都不同——

四十来岁,长得并不是特别出众,但第一眼看过去,却让人难以移开眼光,庄重、沉郁、距离感十足;季成风身坐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男孩,男生看着彬彬有礼的样子。

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干净气质的人会出现在这里。

但目光偶尔从我脸上扫过的时候却波涛不惊,中间吃东西酱油滴在我小腹上得时候,男孩优雅的将酱油抹去,平静的神态就是在擦一张桌子般。

感受到我若有似无的打量,男生看我一眼,我又无聊的专心的餐盘,想着可以见到mm我还是很高兴。

突然我耳朵1痛,我惊讶的看到男生收回手,拿着酒精熏蒸过得毛巾擦了手上的血迹;晚上睡觉前我才发现耳朵上多了1只镶嵌着红宝石的耳钉,很小很精致。

翌日,陈哥让我回家了一趟,回家的时候我妹正烧的不省人事,已翻白眼了,我忙去找医生,村里的医生对我爱答不理的,让我别捣乱。

一般村里的医生只会给男人看病,除非是家里的男人来请医生给女人看病,我把耳朵上的耳钉卸下来递到医生面前求他,医生咦了一声,收好耳钉跟我走了。

晚上我回去的时候mm刚打完针,却照旧没有怎样清醒,手却抓住了我不松,但我必须回去,否则有可能再也没机会出来见我妹了。

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一只耳钉让我吃尽了苦头。

当天又来了一名客人,并且他点名找几个小女孩玩游戏,我被选上了,穿的那奇怪的布条状衣服过去了。

都是被训练过的,所以极为听话,但房间里狰狞的摆设还是吓到了我。

粗细不一的针管,皮鞭,烛炬,手铐,钢圈,空中吊环,电椅……等等,还有很多我根本叫不上来名字的东西。

他们让我站成一排,然后一个个的玩,第一个女孩被命令着趴在地上一遍学狗叫,一遍被人拿着皮鞭在后面追逐,追上了就狠狠抽,没捡到球和狠狠抽,然后一群人玩扔球游戏。

第二个游戏他们玩的是看谁塞的多……三个男人每一个人选一个女孩,然后将盆子里的乒乓球往女孩们下,体塞……因为觉得我太小,所以逃过了1劫。

游戏到了后面越来越丧心病狂,那些电椅、针管都用上了,我突然意识到我行将遭受到更恐怖的惩罚,有一个女孩已被折磨的晕了过去,浑身伤痕。

尽管此时我没有遭受任何折磨,但背后已经全是冷汗。

此时中间一个一直懒洋洋靠在那的阴郁男人抬眼看向我,朝我勾勾手指。

我僵硬的往过走。

这个时候们突然被拉开,之前我见到的那个气质很干净的男生就站在门口,超出我看向另外三人——

“父亲有重要事物在身,因此让我来给各位打个招呼。”

“季小少爷客气了,等你父亲有时间,下次我们做东。”抑郁男坐正笑了笑,“要是没事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玩游戏。”

季霆走进来找了舒服的位置坐下,不过从头到尾他也没参与进游戏,只是坐那静静的看。

逃脱了一轮游戏后,阴郁男又盯上了我。

地上被他们铺了一层五十米长,五米宽的密密麻麻的竖着短针的地毯,看的人不寒而栗。

“乌龟赛跑吧,你们三个比赛,从这边爬到那头,输了的两个人进行下一轮比赛,最后输了的,可是要被惩罚的,从这一头滚到另一头。”

我一听,头皮瞬间炸了……

金戈枸酸西地那非片

提取枸橼酸西地那非

含有西地那非的保健品

西地那非物质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