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房产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新闻

三个孩子四条狗

来源: 作者: 2019-10-18 19:59:47

(关注“藤说HB”,聊聊生活)

(每周一三五,我们相约)

三个孩子四条狗

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郭阿妹走进小区,人人都要侧目——她的阵容,堪比“皇帝新装”的仪仗,前边四条狗奔跑,后面三个孩子跳跃,这前呼后涌,人欢狗跳,看着就喜庆。

路人看着热闹,总要热忱地问她几句,郭阿妹拽着狗绳子极力站住,她温柔爱笑,而且有礼有节,有问必答,他人抛过来十个话头,她一个不落地接着,走出十几米了,还要掉转脑袋接话回话。

郭阿妹来自鲁南山区,细长的身子、细长的脸,乌鬒鬒的头发,白润润的脸,像山里一股清泉注入这热闹的城市。我有时候觉得奇怪,有很多女子,来到城市不久就变了模样,郭阿妹来到这个城市十年了,样子儿没变。

夏天的夜晚,女人们带着孩子扎堆闲谈,郭阿妹也在其中,她穿着人造棉的无领无袖衫,这打扮不时髦,城里人觉得有点“村”,可郭阿妹觉得舒服。我和她一块陪孩子玩,时间长了,说了很多知心话。

郭阿妹4十多岁,问她怎么会要这么多孩子,她一改平日的软糯样子:“这哪是我的呀!那大男孩子不是我的。”大男孩子十三四岁,方头大脸,面孔黝黑,模样不像她。

郭阿妹是老姑娘,年轻时长得俏,找对象挑得厉害,挑到三十多岁,单身的男子没有了,只好找那些离婚伤家的。有人给她介绍现在的男人,个子不高,四方脸戴眼镜,在城里做生意,效益可观。这些条件都还不错,只是这男人是离婚的,身旁带着一个小男孩。

左右为难来不及踌蹰,男人简单直接,要成给个痛快话。父母赶朋友摧,郭阿妹三下五除二,上了花轿,做了他的新娘,也做了他儿子的“新娘”——后妈。

后妈难当,这道理谁都明白。郭阿妹想,反正一年半载自己就会有孩子。可等啊盼啊,一月又一月,郭阿妹拿着孕纸的手都麻木了,也没有看到传说中的两道杠。

三个孩子四条狗

三四年过去了,郭阿妹失望透顶,她想要抱养一个孩子,虽然家里有孩子,可不是自己拉扯大的,感情上不一样。

收养孩子颇费周折,一个大雪天,襁褓之中的小姑娘送到她怀里,她抱着婴儿软软的身体,哭了,那是一个女人初为人母的眼泪,她一遍遍擦干眼泪,这孩子这么小就跟了她,她就是孩子亲生的妈妈。

小姑娘五个月的时候,郭阿妹病了,她以为是看护孩子累的,没想到,万没想到啊,她头顶上炸个雷一般,她竟然怀孕了!她在这个时候有了自己的亲骨肉,那抱来的这个女婴怎么办?要不要给人送回去?

男人的意思,随她,孩子主要是她在抚养,郭阿妹想了想,要,这个女孩不能丢,就这样,本来一个孩子都没有的她,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妈。

我们俩聊得正入神,一个高高胖胖的女孩跑过来,扯住她的衣角往外拉:“妈妈,妈妈!你过来呀,你看我哥,你看我弟,他们合伙欺负我。”我和郭阿妹相视而笑,这个女孩,就是当年襁褓中的女婴。郭阿妹温顺地对女孩耳语几句,女孩笑着跑开。

我悄声问:“孩子知道吗?”郭阿妹开心1笑:“不知道,两个小的孩子都不知道,大的知道,可他早就懂事了。”

要了这个襁褓中的女孩,是郭阿妹最高兴的事儿。女孩聪明懂事,早早做了妈妈的小棉袄,而且帮助哥哥、照顾弟弟,样样做得好。她的心里,从来没把这女孩当作外人,手心手背都是肉。

那个大孩子,起初是有点别扭的,毕竟他大了,甚么都懂。可家中有了小妹小弟,两个孩子争着叫爸爸叫妈妈,大孩子的眼睛里有了渴望。这渴望的光是那末让人心疼,郭阿妹捕捉到了,人心都是肉长的,他虽然有自己的妈妈,可不在身边,和缺失没多大区别。

郭阿妹母性的光芒在孩子们的纯真下激起,她主动拉起他的手:“你是大哥,是咱们家的老大,要照顾弟妹,要给他们做榜样。”大孩子郑重地点点头,一手拉着妹,一手抱着弟,三位一体。

大孩子爱狗,养了一只哈士奇,说是他养,只是以他的名义在养,照顾和看护都是妈妈的。女孩见哥哥养狗,她也要养一只松狮,小儿子看他人都有,岂能名下无犬,他要一只博美。三只大狗,郭阿妹长出四只手也忙不过来,可忙就忙了,她不在乎更忙一些,她自己又养了1只吉娃娃。

四狗开路、三娃随后的场面就这样诞生了。早晨,郭阿妹的老公,迎着朝阳、夹着公文包走向停车场,郭阿妹紧接着出来,场面雄伟壮观,路人不禁笑出声来,四狗变成六狗了,那个哈士奇,生了一对双胞胎。

三个孩子四条狗

彩库宝典APP下载

乐玩棋牌下载

香港6合宝典新版本

相关推荐